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盟員心語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-> 盟員心語

又見炊煙升起

楊學芹

 

每到周五,忙碌一個星期的我就心神不寧,忙著超市購物,打點行李,準備周六回家,看望已到米壽之期,罹患老年失憶癥的母親。

母親生于1934年,自幼命苦。母親的爺爺和父親都早早過世,母親和自己的奶奶、媽媽,祖孫三人相依為命。在那個動亂的年代,就是家里有男壯丁的人家,生活都是上頓不接下頓,辛苦勞作。母親祖孫三代,裹著小腳的三個女人,耕種田地,獨立門戶,生活的艱辛更是可想而知。尚可欣慰的是,那時家里田地多,收成還好,不至于餓肚子。聽母親講,小時候她是在姥姥扶犁耕種的背上長大的。剛七八歲就已經跟在姥姥后面在田地里勞動了。那個年代,女人還時興裹著“三寸金蓮”,母親、姥姥、太姥姥從來都是顫巍巍地挪動著小腳,在田野里播種、耕作、收獲。每到秋收季節,家里實在缺少人手,便雇上幾個短工,早早的就把莊稼收了。如果收晚了,就有可能夜里被別人給偷偷收割了。那么,一年的希望便沒了。匆匆收割完畢,姥姥便把家里的糧食和一應所用之物收拾干凈,裝上雇來的大車,關緊門戶,帶上母親到自己的娘家去避冬。鄉村的冬天,缺吃少穿,經常會有“大馬子”,也就是強盜出沒,沒男人的家里是最容易遭搶的。等到來年開春時節,姥姥便又雇著大車,帶著糧食和東西回家耕種。春夏秋冬,季節變換,母親漸漸長大,從小的經歷養成了母親好強的性格。她時常教導我們的一句話就是:“不吃飯行,干重活也不怕,但是受氣不行!”后來,母親和父親結了婚,再后來,有了我們姊妹五個。父親和母親總是披星戴月,辛苦勞作,唯恐讓我們受苦。自然災害時期,母親和父親拉著板車帶著哥哥姐姐“下南洋”去逃荒。大哥自小吃飯挑食,黑面饃饃不吃,母親就千家求,萬家跑的討來“花里棒槌饃饃”(也就是白面里加一些雜糧面的饅頭)給大哥吃,自己吃糠咽菜,從那時起,母親就落下經常吐酸水的胃病,直到前些年才好。三年的自然災害,不知道餓死了多少人,而哥哥姐姐卻總能吃飽肚子,這得感謝我那含辛茹苦的母親。

困苦的生活并沒有泯滅母親骨子里樂觀、追求新鮮事物和知識的天性,逃難的時候,每到一個新鮮的稍微繁華的環境,母親總是要到大一點的商場或是可玩的地方轉上一圈,用她的話說“苦日子里也要活出點新鮮”。長大的我或許就是遺傳了母親這方面的基因吧,每隔一段時間,就想出去溜溜,觀望觀望外邊的世界。母親總是說:“她小時候條件差,沒讀書,我的孩子們決不能當睜眼瞎……”,我們姊妹五個,大哥、大姐天資聰穎,大哥小時候上學還跳過級,可是那時沒有高考,時興推薦上大學,被推薦的大都是村里大隊部里人的子女,大哥大姐與大學失之交臂,為此母親和父親好多年后還唏噓不止。二姐上學時已經實行了聯產承包,上完初中就留在家里干農活了。到小哥和我的時候,父親和母親咬緊牙關,就是再困難,也要把我和小哥供出來,小哥畢業于曲阜師范學校,我畢業于兗州師范。一家考出兩個那時看來還算“高材生”的學生,當時在村里也引起了小小的轟動。為此父親和母親還小小的激動了一番,別人一提起,總是樂的合不攏嘴。我現在還清楚的記得我到兗州師范報道的那天,父親和母親非要背著我的背包送我到二里之外的公路上,看我上了汽車上。笑贗如花的父親、母親和遠遠家里冒出的裊裊炊煙,永遠定格在我18歲青春的記憶里。

就業、結婚、生子,伴隨著蠢蠢欲動的社會潮流和不安分的金錢至上,我也懵懵懂懂的被裹挾著進入了滾滾的紅塵里。家鄉寧靜的村莊,母親盼兒望眼欲穿的目光,和家里每天照常隨風起伏的炊煙,都在我的記憶里淡淡遠去。

待又憶起炊煙升起,便是最近幾年的事了。前年9月份,我正在市委黨校學習,大哥打來電話說:“母親這段時間,經常忘事,還常常懷疑別人偷了她的東西,為些小事和哥哥、嫂子鬧別扭”。我們帶著母親到濟寧市第一人民醫院和濟寧市附院做檢查,醫生說母親得了老年癡呆癥。這猶如晴天霹靂!我的善良和藹的母親哪去了?!我那和鄰里猶如一家親的母親哪去了?!誰家有個紅白喜事總是忙前忙后的母親哪去了?!那個總是教導我們“不吃飯可以,多干活可以,就是不能受別人氣”的母親哪去了?!時光太殘酷,母親在不知不覺中就衰老了。每每聽到王錚亮的《時光都去哪兒了》,我總是觸景生情滿含熱淚,時光老人,請你把我健康年輕的母親還我吧!

現在的母親記憶都停留在她年輕時的時光里,我們姊妹五個,她有時都叫不上名字,但是誰要是站在她的面前,她知道自己和她親近,每當星期我回家時,她總是笑呵呵的迎接,雖然過一會就可能唱起別人都不能了解的“大戲”,嘴里嘟嘟囔囔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每當我到村口看見家里升起的炊煙,我便迫切想奔向母親的懷抱,雖然母親已記不得我的名字;每當我踏上返程,回頭看家里裊裊炊煙又升起,我便又迫切的盼望下個星期的來臨。

我愛家里裊裊升起的炊煙,我更愛那個溫暖屋子里渴切盼兒歸的衰老的母親,雖然她已老眼昏花,雖然她已蹣跚挪步,雖然她已燭光殘年。人最幸福的難道不是自己年事已老,家里還有一個你可以向她撒嬌賣乖的母親嗎?

我愛我的母親!

又見家里炊煙升起!

 


 

作者簡介:

楊學芹,女,山東省金鄉縣人,大學本科,注冊價格鑒證師,現任金鄉縣物價局價格認證中心副主任,民盟濟寧市金鄉支部副主委,金鄉縣第九、十、十一屆政協委員。文章《打造紅色旅游勝地弘揚革命傳統》等發表在《委員天地》,個人事跡刊登在“政協委員”欄目和“一線委員在基層”欄目,并在在金鄉縣數字報、電視臺滾動播出。




文章糾錯

郵箱
手機
糾錯內容
驗 證 碼
目前最好的理财方法有哪些